环球教育

    当前位置: 首页 > 留学

朴新游学怎么样?新疆弱势群体赋权调研项目参与记录

2021-03-17 环球教育


在喀什的每一天
那无数个值得记录的时刻
像电影一般在我脑海中一帧帧闪过


一、起点


我是谁?我想要什么?我能做什么?

自我探索发生在无数个夜晚,并逐渐凝聚成几个相对清晰的方向:NGO、社会企业、弱势群体、公益。

现在,是时候找一个起点了。

我从大一开始就着迷于对社会问题深入调研和尝试解决的行动力。平时比较关注难民问题的我,一心想要参加此类项目,前往肯尼亚难民营做一次真正的调研。可惜囿于疫情,迟迟未能成行。

当我一度陷入纠结时,去新疆的机会横空出现——“你对新疆少数民族女性有兴趣吗?”
带着好奇和期待,我开始了案头调研(desk research)。出乎我的意料,这并不容易。

一方面,关于新疆少数民族女性的资料有限,并且真实性有待考察,有很多次,我都招架不住黄老师的连环提问:“你确定吗?”“你有证据吗?”“这数据意味着什么?”调研中不允许丝毫的囫囵吞枣。

另一方面,面对西方媒体无底线的抹黑和污蔑,我既愤懑又无力:我知道这不是事实,但我拿不出证据反驳,因为我也同样未曾接近过真相。

我听说,新疆是个穷乡僻壤;
我听说,新疆有点“危险”;
我听说,新疆女性几乎不上学,也很难找到工作;
……

从踏上新疆的那一刻起,这些“听说”背后的故事开始蠢蠢欲动。


二、从一家鸽子汤店开始
 

调研是从一家鸽子汤店开始的。

我们刚坐下点好餐,黄老师就说“我去聊聊”。当时我心里想:啊?这就开始了?访问不是得约好时间,坐下来按照提纲聊吗?在震惊和疑惑中,黄老师已经把鸽子汤店老板家的基本情况了解清楚,并约了老板儿子带我们逛逛。

我第一次认识到:如果要了解更多信息,就要尽可能抓住一切可以提问的机会。调研永远是现在进行时。

餐后,老板儿子和他的朋友们带着我们逛古城。略显生硬的开场白、没什么逻辑的提问、时不时出现的寂静,组成了我的采访。但与这位维族青年两三个小时的交谈,让我们了解到了更多关于喀什、关于青年、关于女性的“第一手资料”,为后续的调研打下了基础。

  

  

  

接下来的几天,在深喀社工站工作人员的带领下,我们走访了喀什市周边村落的几户贫困家庭,深入了解其真实的家庭和生活情况;采访到上海援疆指挥部负责人,学习援疆扶贫工作的历程;走进东巴扎市场和艾德莱斯传承人家中,探究手工艺品是否能给当地妇女带去更多可能性……

受访者爷爷坚持目送我们离开


三、“我以为”和“事实上”

来喀什前,我颇有种悲壮的心情。如果即将要面对的是贫穷苦难的家庭、没有机会上学的孩子和长期被家暴的妇女,我又该以什么方式触碰如此赤裸的人间疾苦?然而每一天遇见的人都让我对新疆的认知一次又一次重建。


  

  

对话当地贫困户家庭

我以为这里的人们生活困窘、入不敷出,而当我们走进贫困户家中,看到的是明亮暖和的三间砖瓦房,整洁的院子和繁茂的石榴和葡萄。

“你们要找贫困户?这里几乎没有了。”深喀社工站的工作人员小吐的话令我难以置信,但千真万确。贫困户家庭每个月都能领到低保;村里扶贫“户长”会帮助劳动力不足的贫困户家庭干农活;如果愿意,村民们还可以到附近的产业园工作——那里有专设的工作岗位……一位贫困农户表示,家里的收入一年比一年多,日常生活已经不成问题。

  

乡间的傍晚

我以为这里的大部分孩子都被迫辍学或认为读书无用而早早打工,但其实新疆早在几年前就开始实施十五年义务教育,覆盖幼儿园到高中,而且还有各类补贴政策。这意味着,所有的孩子都可以校园里度过自己的学生时代。

此外,政府为职业技术学校的学生提供免费的职业技能培训,学生还有机会在产业园实习,以便更好地就业。

“女儿就想到上海去学医,我们肯定会支持她读完大学的。” 提到正在上高中的女儿,一位贫困户母亲的脸上洋溢着幸福和骄傲。我们所采访的父母,即便家庭收入不高、自身学历不高,但几乎没有一个不支持孩子读书的。

孩子们也很珍惜读书的机会。一个正在哈密读护理专业的贫困户女孩说:“我希望自己成绩更好一点,这样就可以上自己理想的大学。”她平时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完成作业。


我以为这里的女性地位低下、备受歧视,但其实国家、企业、社会组织在各方面都考虑了对女性群体的重点扶持。

深圳援建喀什产业园主要的招募对象是女性。社会组织在开展工作时,也有意识地挑选妇女作为对接人。深喀社工站在进行“驴宝贝”项目时,就直接将小母驴发放给家庭妇女。“小母驴让我有了安全感和自信心!”“驴宝贝”项目受益人,一位维吾尔族女性如是说。

诚然,性别平等之路任重而道远,但我们能感受到,随着女性经济收入的提高,“男人才是家庭支柱”的传统观念已经开始悄然改变。


  

参观深圳援建喀什产业园


当我未曾接近真相时,所有的“我以为”都只是道听途说。


四、春天来了


而在探求真相的过程中,我能够感受到喀什人民正迎来属于自己的“春天”。

我们进村走访时,正好赶上社工站工作人员组织农户们开“农家乐合作社筹备会”。

“农家乐”项目共有五户家庭参与。社工站为他们提供十二万元的启动资金以及全程免费的指导,直到农家乐步入正轨。经营所创造的收益由这五户人家分红。

我们进去时,大家正在为合作社名称选定进行举手投票。也许“让人不太习惯”的是,围坐在炕上参与会议的都是妇女。

原来,她们全权参与农家乐经营。“以前就是家庭妇女,现在很满意,可以赚钱了。”参与“农家乐”项目的妇女笑着说。

而深喀社工站接下来要做的是乡村振兴工作中最重要的一环——人才振兴。届时他们将通过开展人才培养项目以及资金提供,鼓励更多青年人创业。


  

  

妇女们正在为农家乐名称投票

同时,喀什正面临着很多挑战。例如,“边缘户”家庭经济韧性不足,地区整体教育质量有待提高,少数民族女性家庭地位较低……

因此,在“脱贫攻坚”到“乡村振兴”的转折点上,喀什需要更多的参与者,包括你,包括我。

  

上海援疆指挥部

五、“最后”的问题

修改调研文章时,我无意在自己的电脑上看到了一个名为“可操作设想”的文件。这是在案头调研后期,拼接”世界十大最成功公益营销案例”后,我构思的一份煞有介事的“可行性方案”。

——几天前的我是如何敢在毫无根据的情况下给出这份方案的?自己曾经对公益的尝试是否大多只是一腔热血的自我感动?

公益,绝不该是盲目的给予和脱离实际需要的帮助。

公益需要热情,但是不明所以的热情最终很可能会被一个个“我以为”所裹挟。而调研,是击碎一切道听途说最好的武器,也是做公益的底气。

调研即将结束,而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什么是自我价值?

我问过深喀社工站的一位广西小伙:“你有想过回深圳工作吗?”

他说:“我喜欢这里的工作,我还想继续呆在这。”

当社工们穿着绿色马甲穿梭在一家家农户间,和村民们交谈着生活近况,手把手指导乡亲们养殖方法;当一批又一批援疆工作者从祖国各地奔赴而来,十年如一日坚守在喀什建设工作一线;当曾经的阿里员工辞掉高薪工作,扎根莎车发展当地巴旦木产业……有些东西不言自明。

现在,我想对这个没有参考答案的问题写下我的答案:“当你做着你认为有意义的事。”


  

拜访艾德莱斯非遗传承人

最后的最后,要问在喀什的哪些时刻给我留下了最深刻的印象?

可能是村民们端来自家葡萄石榴时淳朴的热情;可能是一个刚从乌鲁木齐大学毕业的维族女孩谈到自己即将在银行工作时,眼里闪烁的光芒;可能是深夜凌晨整理采访资料、写调研文章时的阵阵困意……


  

   每日深夜复盘


可能是一边每天为随时可能变色的绿码提心吊胆、一边对比各地核酸检测舒适度的我们;可能是暖心的老师和小伙伴们,还有在临行前夜悄悄准备的生日蛋糕……


  

   烤馕和羊肉串


其实我也说不清。我只知道,那些关于世界、关于自己的问题似乎有了一些答案。

有一句话一直激励着我勇敢踏出面对未知的每一步,在这里分享给每一个想要探索世界的你:

The world is not in your books or maps…when you back, you will not be the same.

这个世界,我将继续探寻,步履不停。

  

  

   新疆调研合照


游学项目咨询可直接点击页面咨询框。

环球教育
大家都在看
国际课程

北京市海淀区环球雅思培训学校 版权所有 课程咨询热线:400-616-8800
Copyright 1997 – 2024 gedu.org.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0036718号
全部课程、服务及教材面向18岁以上人群

市场合作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