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教育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焦点资讯

环球教育K12负责人谈 未来发展趋势

2015-10-28

  环球教育K12项目启动仪式之后,环球教育副校长兼K12项目组总经理闻风先生接受了独家专访。

  记者:闻老师有一个问题特别感兴趣,您提到一个是未来会提高他的出口,这个指的是我们这边的学生可能会对接北京市的或者全国的优质中小学,甚至到国外的一些优质的中小学吗?对于这方面的一些出口市场的布局,您目前是怎样去做的呢?

  闻风:我们是这样,就是任何教育家长都首先关心出口,就是学完以后,到底能走向什么风向,家长都是最关注的,就是出口是我们这次K12最关注的问题之一,因为每个小孩的考分,智商和其他家庭情况都不一样,所以有一个个性化的准备,比如说这个小孩就适合学数学,就喜欢英语,就喜欢语文,这个要做一个个性化的安排和准备,并不是说所有人都统一模板,这样的话就不是素质教育了,那等于是说跟素质教育不沾边了,这样的话让他每个小孩他的认知领域是最强的,或者最感兴趣的地方能力成才,这是我们关注的。

  我们现在的计划是什么呢?首先从北京起步,那么北京是全国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又是教育中心,所以我们希望能够在北京把这个事做好。那北京又那么多的高校,又这么多的好的小学、初中、高中,那么我们看怎样能够通过我们的素质的培养使他能够进入到更理想的学校,但是这种理想不是说通过走关系递条子,是可能找到更适合,通过学涯规划和学习成绩,适合他特长的学科,找到更适合他的学校,为他做参谋,又通过他个人努力进入到学校。这是从北京层面来讲。

  从国际层面来讲,培生有上百年的历史,环球教育又做这么多年的留学,在国外积累了大量优质学校的资源,说国外又不完全看分,可能看小孩综合整体的水平,当然还是要看成绩,成绩毕竟是综合素质教育其中一方面,是通识教育,所以下一步要跟国外的一些机构、学校,或者家长认可度比较高的学校,通过访、谈、走,包括停留一段时间,或者交换,甚至上这个学校,往更高层面的发展,可能方式很多,不仅限于一种,如果限于一种这个家庭没有经济条件,一下游学半年或者三个月,可能支付不起。如果这个小孩确实很优秀,对方学校认可这个孩子的素质水平,刚才我也讲了,是不是可以通过奖学金的方式来解决。所以提供了多个出口,只要这个小孩符合这个特点和特色,都可能给你提供更好的机会,或者说我们一时没有这种机会的时候,可以给你参谋很多适合他的学校,因为这些学校家长很少研究到,因为国外的学校家长可能没接触过,所以一下把这个空间打开了,距离就缩小了。

  记者:所以这个过程其实也是有一些规划和匹配的思路存在的?

  闻风:对,当我们把这个项目正式做起来的时候,这是我们进行的最重要的工作之一了,因为如果没有出口的话,万一培养的数学,实际上最后没有学校接收,那孩子不费了嘛,我们找适合他的,这是比较完美的。有可能小孩又数学也好、语文也好、物理也好,我找一个有综合性,但是他的总强项适合他的学校推荐给他,或者他能够考上被录取进去,我们可能提供一个平台或者嫁接的渠道。

  记者:另外您在此前记者提问中曾经提到,可能我们的客户群体面向两大类,一类是超常的精英型的人才,另一类是一般型的,我们所接收一般型需要接收,或者有意愿接收国际素质教育的人,对这两类人的培养,或者是客户群体的区分上有没有一些趋向?

  闻风:我们尊重每个人的个性化存在,不以人的智商、长相或者财力做区分,因为每个都有自己擅长的方面,我们想通过这种模式的设定,使不同的类型的人都能脱颖而出,不是说只让那个精英的、智商高的能够获得好的教育,我们是想使适应他的教育来对应这个人,就精准化,这样的话智商虽然可能只有80,但是做的事是你喜欢的,你一样是有成就的,一样是自食其力,一样是受大众欢迎的。但是如果智商150,但是你不喜欢这个事,可能也不成才,说不定最后结果不如智商80的人达到效果好,所以这一点国外的理念,特别是美国的理念和值得我们借鉴。

  记者:您提到精准化,具体指的什么样一种概念?

  闻风:第一是指家长的期望值,比如说我家长期望以后就跳舞,或者就唱歌,或者就学数学,或者就考清华北大,首先学涯规划要根据家长的期望。第二有测评,比如说测评完小孩连最简单的数学都不感兴趣,或者不会做,不符合这个年龄段认知的水平,我们可能就让家长调整对小孩的规划,因为你要符合小孩的定位,这是第二点。第三就是说一旦家长跟我们达成一致,我们建议家长可能要参加符合他定位的一些课程的学习,但这些课程不仅限于课堂,可能有社会实践,可能像刚才我说的什么情商或者健商,省得到国外以后或者其他地方不适应当地的环境。第四步就是进入这个体系培训或者学习以后,能够提高水平,而且比较快地提高水平,使他如虎添翼,这是一个。最后一个阶段就是找到他理想的学校,或者未来发展的方向,这么做。

  记者:所以其实前期是存在一个规划概念,去把两方的缺点或者是优点给结合到一起去,然后我们针对于学生。

  闻风:对,我们关键要知道缺点,因为人有优点都能看得到,但是缺点也许可能是致命的,我们要回避那些不好的,把好的发扬光大,这就是兴趣教育,或者能够达成快乐教育的前提,因为对这个东西智商150就不喜欢这个东西硬塞给他,可能分很高,但是没有这个能力,是这样。

  记者:所以我们谈到除了课堂教学,课下教学内容很关键,个人认为学生的反馈也很关键?

  闻风:对,所以有跟踪,这个规划是十年二十年,分阶段看,可能这个年龄喜欢这个,过了三年看不适应这个了,所以人的成才培养为什么难呢?是因为你不去学一个东西,你是不知道他到底适合学什么,因为你都没学过,所以培养人才难就难在这点。所以像在西方国家,一般家长给小孩报的课外班很少数理化,都是什么文学、戏剧这些,从中三个标准,第一他喜欢上,第二他干这个事他快乐,第三他把这事干成比别人用的时间都短,就说明他有这方面的特长,就往这方面培养。但是也许你报了十个辅导班,第十一个恰恰他喜欢的朗诵没报,其他十个全都是什么呢,没用的,或者不喜欢的,第十一个你没报成,但是第十一个朗诵恰恰他是最喜欢的。但是有的家长很幸运,他只报了一个画画,他恰恰喜欢画画,是他的特长,所以有时候人才培养难度主要在随机性,有的家长报了二十个,恰恰没有报他最喜欢的,就没法找到适应点。所以为什么说西方很多父母结婚以后有了孩子,女方一方都要陪孩子玩,上各种兴趣课外班,实际我觉得是非常有道理的,因为能发现小孩的特色特长和兴趣所在。但是在中国现在很难做到这点,主要学好数理化,主要学习英文,高考学科、中考学科。但实际上来讲拿一把尺子衡量很多小孩,所以成才率就低了,所以要多把尺子。

  记者:其实我们注重受众是家长跟学生,是我们的主要群体,市面上一直在说国际教育多好,但是您觉得家长认可度目前是怎样的?

  闻风:现在家长分了几个阵营,有的完全是散养,学不学学多好不管,反正家里有钱,我有这个条件。第二派是就让你学数理化,高考中考科目,别的什么都别干,体育也别参加,什么活动也别参加,学习就完了,第二派,第三派是一概不认可现在中国的基础教育,完全欧美,这都是可能不完善的,中国的基础教育世界是领先的,但是我们落后在高中、大学以后,这点就是说我们没有发现小孩的兴趣和特点。但是欧美国家的小孩在高中以前是落后我们的,特别是通识上,对深度东西的理解远远落后于我们,但是由于找到知识点,兴趣够,所以大学建立了很好的兴趣,才可以做很好的研究。所以能不能把中美教育,把西方和东方的结合,从小逐渐做兴趣的找到他兴趣所在,后续又能做兴趣研究和发展,但是也别让他在童年的时期,像欧美国家那样,义务教育的那个水准或者难度又过于低,可能也不好。我觉得可能中庸之道吧,至少走中庸没有危险,如果走两个极端都有危险性。

  记者:其实我们也是在做一种探索和有益尝试。

  闻风:是,但是从人的心理学来讲一定是你想干的事是无限追求的,不想干的事是很难成功的,必然的,不需要任何教育理论,很明确,就喜欢这个人所以喜欢和他待在一起,但是不喜欢你再怎么撮合也很难成为朋友,一样的道理。

  记者:刚刚您在演讲的时候也帮我们梳理了环球教育作为教育机构他身后强大的平台,或者是背景支持,因为有培生做备输嘛,您是认为除了一个强大的平台,跟渠道之外,内容是不是也是打入市场最关键的一环?

  闻风:首先环球教育是做内容起家的,内容是内核的核心,你有什么样的内容,你才能引起别人对你的兴趣,或者是质量高低的评判,内容是唯一标准,因为无论给人画多大的大饼,但是你的内容达不到和你饼相称的规模和程度,那张饼早晚是破裂的,什么都没有吃不到的,所以培生走两百多年的历史,加上环球教育的结合,都是以内容为王,跟记者一样,写东西要让人感兴趣,要有内容,广告做得再好但是几期不行,别人也不订你的东西你的杂志,所以内容为王,教育也是这样。但是内容为王关键是有人驾驭这个内容,就是师资,所以把内容研发出来了,但是怎么驾驭得准驾驭得精,驾驭得与众不同,这就看老师的能力了,这也是环球教育的,因为毕竟积累这么多年,因为他有比较完善的或者非常完善的教学教研体系。

  记者:您除了是环球教育的副校长之外,还担任了K12总经理一职,您对于目前打入中国市场K12的产品类型能够简单讲一讲吗?

  闻风:我们肯定还是找家长最紧需的,幼升小想学什么课,小升初像我们说的八素八少啊,人大附早培班啊,大家关注龙校的精英培养啊,肯定得有切入点,那么多面总有点,当然还有我们精尖端的英语教育,英语教育你要学到纯正的英语,雅思国内恐怕跟新东方应该说是,雅思是外面进来的可能更纯正,新东方是国内的企业,所以不一样,所以我觉得这方面雅思有非常大的优势,所以也是我们的王牌之一。另外你要出国游学或者留学,英语是非常重要的,要学国际化的课程,很多没有中文翻译文本,需要你过英语第二语言关,我觉得这样的话可能培生雅思发挥优势最大,英语呢,不应该学十几年,才能看得懂,说得出来,是不是短期就能够解决这个问题,或者中期解决这个问题,要不然培生那么多教材,40多万种,我觉得发挥不了就是它的核心的作用,所以我们也希望家长能,因为国际化教育一定是原汁原味的,翻译过来可能就会中国化或者本土化,可能很难达到原生态那种状态。

  记者:这种语言的障碍是不是也是我们在做K12课程推广的时候一个比较大的难点?

  闻风:我们分了两支,如果走的国内线完全按国内高精尖要求,他如果走国际化,英语必须是我们对他一个重要要求,因为走国际化说实话不是虚的,没有外语做铺垫很难达到要求,而且出去以后适应不了当地的生活,没法了解人家的文化,跟人没法沟通,你是孤独孤单的。

  记者:再谈点一个感性的问题,其实环球教育进军中国的K12市场,从宏观角度来说改善了中国的素质教育,可能会改善,但是从一个微观角度来说,您觉得对学生本人,对于成长在中国,在中国教育体制下成长的中国学生带来的是什么?

  闻风:我觉得首先,我们提出国际化综合素质教育,在全国没人提,这是我首先提的。首先我们,就跟股票一样,我们对人的思维观念有个冲击,就是现在中国的教育改革已经进入到一种跟国际是一条线的水平,因为现在这种开放使大家已经通过互联网,通过手机APP等等,已经接触到最广泛的教育资源了,如果这个时代再不提出国际化的话,我觉得我们丧失了最好的时机,大家观念首先要改变,最后能不能达到国际化的精准要求标准要求,现在应该要提出这个要求。刚才我讲了,中国培养优秀创新人才,或者说培养我们需要的创新人才,现在跟国际差距太大,因为甭管美国和英国是什么西方国家,他的基础教育比我们容易多少怎么落后,但是最后在起跑完以后的终点上站的全是欧美人,不是我们中国人。所以有一句话叫别输在气起跑线这句话是错误的,应该是什么呢?别输在终点线。所以我们国际化素质教育是盯着什么呢?正常起步,快速发展,最终能在终点线站住,如果你起步很快,飞速的飘扬。就跟刘翔一样,你跑那么快,没什么用,最后你进不了终点,中途摔倒了,你脚崴了也不行,所以我们说教育也一样,不能说开始玩命地拼,最后没有力气,那终点上站的还是别人,所以要改变这种观念。

  记者:最后一个问题,也是老生常谈的问题,K12这个市场其实是属于一块大蛋糕,所有人都想分一分,包括现在有传统的K12,或者是互联网+的K12理念,您觉得作为环球教育我们本身打造的K12理念是怎样的,我们在这方面具有什么样的优势呢?

  闻风:是这样,互联网+现在是中央提出来的,互联网+,后面+可以无限想象,加网上卖东西还是教育,还是卖房子等等很多,互联网+空间很大,所以对教育来讲呢,我觉得想象空间也非常大,但是无论怎么大,像欧美国家互联网再发达,那么它的线上教育现在有的都比中国很多的地区都落后。无论线上教育怎么发达,我觉得线上线下互动,那么实体教育和虚拟教育结合一定是方向,很多机构可能租个办公室弄个教育,搭个平台弄个APP就起来了,这个没法管理。第二师资统一协调,标准需要确定,这些网上的教育,基本上都是电子互联网企业,不叫真正的教育企业,因为教育我觉得可能是多平台、多功能,然后把资源整合在一起,这可能是最优化的,多媒体教学现在为什么受欢迎?因为能看能听,现在教育K12也是一样,可能是生动的、活泼的、多平台的、多角度的、多选择的,这样是一个方向,如果没有实体教育的话,我觉得很多的教育目标达不到,比如人际交往问题,现场交流问题,现场质疑、答题、提问问题。比如说发现孩子不同特点,然后以后的因材施教问题,你教育都做不到,因为老师都不知道,他可能不知道对面上课的人是个人还是动物,不知道这些。实际没有达到互相融通,教学相长,你在教,他在学,但是不知道学生是谁,我觉得这种教育变成模板化同质化的,但是接受的人恰恰可能是不一样的,可能你智商是90,或者你很努力,很认真。你可能听懂了,可能我智商才70,没认真听或者听的很慢,可能达不到效果,所以我觉得教育的话,他也要解决个性化的问题,但是个性化怎么评判?就是刚才我讲的学涯怎么规划,适合什么,教育老师没见过这个人他怎么规划?所以跟实体还是要结合。

  记者:其实也是一种思想就是中庸的思想在里面?

  闻风:这个倒不是中庸,世界再怎么发达,世界是圆的,人与人的沟通交流,比如说现在互联网会议很发达了,那现在国家主席还得出访,还得飞万里去走,他那种当面和不当面,通过电话,电视电话会议不一样的,很多的细节问题,需要当面沟通,因为他这样才能融通感情,才能发现特色。我们说教育,有时候教育是模板化的,刚才我也讲了,另外可能是为了节省时间是定制化的、死板化的,或者说很难融入更多的相关的知识链,但是你在实体教学中是自由的、宽广的和有针对性的,或者说未来有针对性的,我发现这一班十个学生,有八个不一样的。那我老师可能就建议家长,有一个沟通,使小孩得到更大的发展。但是教育做不到这点,如果一万人同时看一个老师,老师根本不知道一万人是谁,你只知道老师的特点,但是老师的特点,教育上也不能发挥最大优势,因为必须符合录像的时候的特点,不可能融入他独立的思维,或者独立研究,独立特色的东西,他要讲同质化的东西、大众化的东西、模板化的东西。这都是教育,因为现在教育已经进入到了个性化时代,我觉得如果纯网络化这个很难解决,而且纯网络化现在在中国来讲走的不是特别稳健,因为很多老师并没有严格的教师训练,也不了解中国的考试升学体系,也离开了集体的教员,备课、做课、说课、评课体系他的本身也很难提升。

  记者:而且不容易规范。

  闻风:现在任何中国教育这些公司都有免责条款,发生什么教学考不上跟我一概无关,我只提供中介,你交了我钱,我把钱自动拨老师帐户上,他实际不解决任何教育的功能,所以最终教育的好坏,决定这个老师,那怎么监控这个老师责任心强不强,讲是不是符合现在要求,没有一个教研组,怎么评,评这个课说这个课做这个课,都没有,也没有集体备课,所以是个人单打独斗,是这个问题,所以质量很难保证。

  记者:OK了,谢谢您。

 

北京市海淀区环球雅思培训学校 版权所有 课程咨询热线:400-616-8800
Copyright 1997 – 2021 gedu.org.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0036718号

市场合作申请